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 | 廖理等:新冠疫情导致小微企业生存率下降 | 研究成果

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 2021-03-04 浏览量: 1853

导语

新冠疫情在短期内会降低企业的收入,还可能导致企业生存困难,甚至直接退出市场。本研究利用税务、发票、支付、工商等多个数据源整理的企业经营类脱敏数据,识别出企业的生存状态,考察新冠疫情对小微企业生存的影响。本研究对新冠疫情对小微企业生存的影响进行了量化分析,有助于制定有针对性的小微企业帮扶政策。

文/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讲席教授、常务副院长廖理,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博士后研究员谷军健,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博士后研究员、道口金科创始人兼CEO袁伟,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研究员、阳光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张伟强

研究背景

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(以下简称“新冠疫情”)暴发以来,党和政府高度重视,并采取了有效的防控措施,使得全国上下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遏制住疫情的流行和蔓延趋势。自2020年1月23日武汉关闭离汉通道,全国31个省、自治区和直辖市先后启动了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,交通道路管制和居家隔离措施使物流和人流受到严格限制,这对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产生了重大影响。

既有研究评估了新冠疫情对企业经营收入的影响,如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廖理和王正位等研究发现,2020年春节后6周企业平均营业收入仅是2019年同期的36.99%,疫情重灾区湖北省的中小微企业2020年春节后6周营业收入仅为2019年同期的5.92%;还有研究发现,美国大城市最富裕社区的小企业收入在2020年3月到4月底之间减少了70%,而最不富裕社区的小企业收入也减少了30%。

从更加长期的视角来看,新冠疫情的冲击并非仅此而已。除了降低企业短期营业收入,新冠疫情冲击带来的营业中断、入不敷出,导致企业在生存上更加艰难,甚至会直接退出市场。对于资金链脆弱的小微企业,生存问题更加严峻。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朱武祥等在2020年2月针对全国中小微企业的问卷调查发现,37%的小微企业现金仅能维持1个月,85.8%的小微企业账上现金不足以维持3个月。

中小企业的生存是关系着就业和民生的重大问题,中小企业贡献了50%以上的税收,60%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,70%以上的技术创新,80%以上的城镇就业,90%以上的企业数量。因此,研究新冠疫情对小微企业生存和倒闭的影响,不仅有助于理解突发事件冲击对小微企业的微观效应,而且还可以为制定小微企业帮扶政策提供参考,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。

企业生存状态识别与数据处理

企业存活与倒闭

为了探讨新冠疫情冲击对企业生存的影响,必须区别企业存活和倒闭两种状态。在已有研究中,关于企业倒闭的概念和定义并未形成一致,不同的文献在探讨小企业倒闭率时采纳了不同的定义。其中,最为严格和极端的定义是企业破产,主要是指企业出现资不抵债和债权人损失的情况,通常需要经过法定程序清偿财产、偿还债权而终止其法人资格。采用破产来定义企业倒闭的缺点在于其范围非常狭窄,这将低估企业的倒闭率。另一种观点认为,企业倒闭就是指企业因故经营中断或退出市场。本文认为,企业倒闭不仅包括企业由于资不抵债导致的破产,还包括企业长期经营中断和退出市场的情况。否则,将认为企业仍在存活。

企业生存状态识别

为了研究企业生存问题,关键在于如何确定和识别企业的生存状态。首先,理论上可以直接用于识别企业生存状态的信息源是企业工商信息。如果工商信息中企业状态为注销,可以将其识别为倒闭企业。然而,实际中注销企业涉及的程序较为复杂,例如需要在社保局注销社保账号,在税务局注销税务账号,在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注销营业执照,在开户银行注销开户许可证和银行基本户,在公安局封存或销毁公司印章,以及在质监局注销生产许可证等。因此,因经营不善而倒闭企业中真正完成注销程序的企业所占比例非常低。

其次,实际操作中常用的识别方法是抽样调查,在较长的时间内跟踪抽样企业的生存状态。但是,抽样调查数据样本量通常较小,往往面临代表性不足的质疑,尤其是在探讨不同组别企业的倒闭率时,样本量不足导致的统计偏差问题将更加显著。

最后,已有文献在研究企业生存时,采用的方法是对大型企业数据库资料的分析。例如,基于企业在历年工业企业数据库中出现的情况,识别企业生存状态。但这种方法也存在一些缺陷,这是因为工业企业数据库中的企业需要满足一定条件,如必须是年销售收入在500万元以上或者2000万元以上的企业,因此企业可能是因为规模变化进入和退出数据库,而不是企业的生存状态发生改变。

鉴于上述方法存在的缺陷,本研究根据企业生存和倒闭的定义,采用基于大数据平台的企业经营类数据来识别企业生存状态。具体来说,如果企业在连续一段较长的时间内没有营业收入,即营业收入为零,表明企业经营已经中断并退出市场。相比前面列举的三种方法,依托企业经营大数据平台,利用企业是否存在营业收入的信息来识别企业生存状态,具有代表性强、准确性高和更加实时等优势。

数据来源和处理

本文数据来自于北京道口金科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“道口金科”)构建的星河企业大数据平台,该平台涵盖企业工商、税务、发票、科创等多个来源的数据信息。本研究委托道口金科公司从该平台随机抽取了113460家企业,将这些企业销售金额在月度层面进行汇总,得到这些企业在月度层面是否有营业收入的脱敏数据,样本时间是2015年4月至2020年7月。根据国家统计局印发的《统计上大中小微企业划分办法(2019)》,剔除大型和中型企业,仅保留了小型和微型企业。

2020年小微企业生存率的计算方法。为了准确识别小微企业的存活率,需要确保被观测的企业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是正常在业经营的企业,本文做了如下处理:一是仅保留了新冠疫情冲击之前存活的企业作为研究对象,即保留在2019年第四季度或2020年1月有营业收入的企业;二是剔除一些经营存在异常的企业,如删除在2019年12月之前曾有1个季度没有营业收入的企业;三是删除营业收入记录早于注册成立时间的企业;四是删除2019年没有营业收入和营业金额不为正数的企业。最终,本研究获得包含56618家小微企业的样本数据(2020年样本)。我们通过追踪这些企业在随后6个月的营业收入来识别企业的生存状态。换言之,如果企业在2020年2月至7月连续6个月没有营业收入,表明这些企业存在连续且长期的经营中断,将被定义为倒闭企业;否则,表明企业仍然存活。

2019年小微企业生存率的计算。在没有新冠疫情的正常环境下,小微企业也存在正常的市场进入和退出行为。为了能够准确分离出新冠疫情冲击对企业生存的影响,还需要了解正常环境下小微企业的生存状况。因此,我们构建了没有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企业样本。与2020年样本的选取方法相同,一是仅保留了在2018年第四季度或2019年1月存在营业收入的小微企业,二是剔除了存在经营异常的小微企业,如删除2018年12月前曾有1个季度没有营业收入;三是删除营业收入记录早于注册成立时间的企业;四是删除2019年没有营业收入和营业金额不为正数的企业。最后得到54876家小微企业的样本数据(2019年样本)。我们通过追踪这些企业在随后6个月的营业收入来识别企业的生存状态。如果这些企业在2019年2月至2019年7月连续6个月没有营业收入,将被识别为倒闭企业;否则,表明企业仍然存活。

新冠疫情对小微企业生存状况的冲击

小微企业生存状况的总体分析

根据企业收入数据,本文识别了没有疫情影响下(2019年)和有疫情影响下(2020年)企业的生存状态,图1展示了小微企业两种情况下的生存情况。在没有疫情影响下,在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1月仍在经营的54876家小微企业中,共有51229家企业在随后的连续6个月(2019年2月至7月)仍然存活,存活率为93.35%。

在有疫情影响下,在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1月仍在经营的56618家企业,随后的连续6个月(2020年2月至7月)总共有46166家企业仍在营业,存活率降低为只有81.54%。因此,在新冠疫情冲击下,小微企业的存活率降低了11.81个百分点。

不同地区小微企业的生存状况分析

新冠疫情的冲击在不同地区存在差异,有些地区疫情防控压力较大。例如,武汉市作为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城市,武汉市的小微企业受到疫情冲击更加强烈。为了全面分析和了解新冠疫情的影响差异,本文将东部地区、中部地区、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,以及湖北省、武汉市的小微企业生存状态进行比较,图2详细对比有、无疫情影响下企业存活率的差异。

在没有疫情影响下,在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1月仍在经营的企业,各个地区小微企业存活率都保持在较高的水平。其中,东部地区的小微企业存活率最高,为94.14%;其次是西部地区,小微企业生存率为92.73%;东北地区和中部地区的小微企业的存活率水平较低,分别为91.95%和91.83%。

在有疫情影响下,各个地区小微企业的存活率都出现大幅下降。2020年,东北地区的小微企业存活率最低,降低至78.58%;其次是中部地区,只有80.01%的小微企业仍然经营;东部地区和西部地区的小微企业存活率也存在较大幅度的下降,分别降低至82.48%和81.29%。

在疫情影响下,不同地区小微企业存活率的下降幅度存在显著差异。其中,新冠疫情导致东北地区的小微企业存活率降低幅度最大,达到13.25个百分点;而东部、中部和西部地区的存活率降低幅度与全国平均水平较为接近,分别降低了11.66、11.94和11.44个百分点。

在2020年上半年疫情最为严重省份——湖北省,2019年没有疫情影响下小微企业的存活率为91.07%,略低于全国平均(93.35%);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小微企业存活率降低为79.74%,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(81.54%)。新冠疫情导致湖北省小微企业的存活率降低了11.33个百分点,还低于全国小微企业存活率的降低幅度(11.81个百分点)。

在2020年上半年全国疫情最严重的城市——武汉市,在没有疫情影响下的2019年,武汉市小微企业的存活率为93.39%,这与全国平均水平十分接近。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,武汉市小微企业存活率下降至76%,减少了17.39个百分点,下降幅度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不同行业小微企业的生存状况分析

不同行业生产经营活动的劳动力密集度存在差异,并且服务人员与客户之间交流和接触程度亦具有差别,这可能导致疫情在不同行业之间的影响存在很大的区别。本文根据《国民经济行业分类》(GB/T 4754—2017)的划分标准,对大类行业小微企业的生存状况进行分析。考虑到一些行业企业数量较少,我们将一些行业进行了合并,如把采矿业,制造业,电力、热力、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等3个行业合并为工业,把金融业,水利、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,卫生和社会工作,公共管理、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等4个行业合并为其他行业。

根据图3所示,在没有新冠疫情影响的2019年,不同行业的小微企业存活率就存在很大差异。其中,农林牧渔业和建筑业小微企业的存活率较低,这两个行业2019年存活率分别为86.04%和87.82%;而住宿和餐饮业与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的存活率较高,分别为97.44%和96.41%。此外,工业与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小微企业的存活率也较高,均高于95%。

在受到疫情影响的2020年,所有行业的存活率均出现了明显降低。2020年存活率较低的三个行业分别是教育、文化、体育和娱乐业和农林牧渔业,分别为67.06%、68.32%和72.42%。2020年存活率较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: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,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,工业,这三个行业的存活率分别为86.74%、84.56%和84.07%。

2020年与2019年相比,不同行业之间生存率下降幅度存在较大差异。教育行业、文化、体育和娱乐业存活率下降幅度最大,分别下降了26.51和24.4个百分点。租赁和商务服务业、住宿和餐饮业的存活率下降幅度也较大,分别降低了14.17和14.02个百分点。其他行业,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,房地产业的存活率降幅最小,这三个行业的存活率分别下降了9.4、9.67和10.03个百分点。

不同年龄小微企业的生存状况分析

新创企业像新生儿一样身体脆弱,可能更容易受到市场环境和经济波动的影响。本研究进一步按照企业经营时间的长短,分析和比较小微企业在疫情冲击前后生存状况。图4列出了新冠疫情对不同年龄企业存活率的影响。无论是否受到疫情冲击,小微企业的年龄越小存活率越低,随着经营年限增加,小微企业的存活率增加。这与既有研究中提出的“新企业劣势”假说是较为一致的。

在2019年,经营时间为1年和2年的小微企业存活率分别只有90.09%和91.65%;但经营时间为5年的小微企业存活率提高为94.33%;随着经营年限达到6至10年,小微企业的存活率提高为94.91%;进一步地,经营年限在16至20年和20年以上的小微企业存活率最高,分别达到96.24%和96.11%。

在2020年,各个年龄阶段的小微企业存活率均有大幅度下降。经营时间为1年和2年的小微企业存活率分别降低到74.97%和78.97%,这远低于2019年的小微企业存活率(90.09%和91.65%)。与2019年的趋势类似,2020年随着经营年限的增加,小微企业的存活率也逐步上升,经营年限在16至20年和20年以上的小微企业存活率分别为87.70%和87.15%。

小微企业存活率的下降幅度随着企业经营年限的增加而减小。与2019年相比,2020年经营年限为1年的小微企业存活率降低了15.12个百分点,经营年限为2年的小微企业存活率降低了12.68个百分点,这都高于全部企业的平均存活率下降幅度(11.81个百分点)。随着经营年限的增加,小微企业存活率的降低幅度逐步减小,经营年限为16至20年和20年以上的小微企业存活率分别降低了8.53和8.96个百分点。

不同规模小微企业的生存状况分析

为了考察新冠疫情对不同规模企业生存率的影响差异,本文根据所有小微企业上一年的销售收入按照十分位数平均分为10组,图5展示了不同规模企业的生存状况。

2019年企业规模越大,企业的存活率越高。在2019年,第1组(年销售收入最低)小微企业的存活率最低,只有87.8%;随着销售收入的逐步递增,小微企业的存活率逐步提高,年销售收入最高两组的存活率分别达到95.3%和95.81%。

2020年,仍旧表现为企业规模越大,企业的存活率越高。第1组(年销售收入最低)小微企业存活率降至68.96%。随着年销售收入的增加,小微企业的存活率也存在增加趋势,年销售收入最高的两组企业存活率分别为85.86%和87.18%。

规模不同的企业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程度存在差异。规模越小的企业,疫情对企业存活率的影响也越严重。第1组(年销售收入最低)企业存活率降低了18.84个百分点,而第10组(年销售收入最高)企业存活率只降低了8.62个百分点。随着企业规模的增加,疫情对存活率降低影响越小。

总结

本文依托企业经营大数据平台,利用企业经营数据识别企业生存状态,计算了没有新冠疫情影响(2019年)和有新冠疫情影响(2020年)下的小微企业存活率,并对不同地区、不同行业、不同年龄和不同规模小微企业的存活率进行比较分析。主要得到以下发现:

第一,2019年没有新冠疫情影响下,小微企业的存活率为93.35%;2020年有新冠疫情影响下,小微企业的存活率降低为81.54%。整体而言,新冠疫情导致小微企业的存活率降低了11.81个百分点。

第二,不同地区小微企业存活率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也存在差别。2020年与2019年相比,东北地区的小微企业存活率下降幅度最大,而东部、中部和西部地区的存活率下降要小一些。从2020年初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省和武汉市看,湖北省小微企业生存率与其他地区相比下降不是非常明显,而武汉市小微企业生存率与其他地区相比下降非常明显。

第三,不同行业小微企业存活率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也存在差别。疫情对教育,文化、体育和娱乐业、租赁和商务服务业、住宿和餐饮业小微企业存活率影响最严重,分别降低了26.51、24.4、14.17和14.02个百分点。

第四,不同年龄小微企业存活率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也存在差别。企业年龄越小,疫情对小微企业存活率降影响越大,经营年限为1年的小微企业存活率降低了15.12个百分点,经营年限为16至20年和20年以上的小微企业存活率分别降低了8.53和8.96个百分点。

第五,不同规模小微企业存活率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也存在差别。规模越小的企业,疫情对其存活率的影响越大。年销售收入最少组,存活率降低了18.84个百分点,而年收入最高组的企业存活率降低了8.62个百分点。

编辑:煊彧

(本文转载自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公众号 ,如有侵权请电话联系13331155713)

*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MBAChina立场。采编部邮箱:news@mbachina.com,欢迎交流与合作。

  • +1

  • +1

    收藏

备考交流

2021年管理类联考备考: 1044580930

2021年MBA备考提前面试群: 601686826

2021年EMBA备考咨询群: 1025664027

2021年MEM备考群: 1040853341

2021MPAcc备考群: 1049105911

2020复试调剂群: 855978402

2021MPA备考交流群: 1056841895

2021MTA备考交流群: 749865443

热门项目

上交大安泰MBA

清华五道口金融MBA

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

华中科技MBA项目

南京大学MBA项目

中国政法大学

江苏大学

西安交通大学

山东财经大学MPA学院

天津工业大学管理学院

香港正版数码挂牌全篇